4000-888-999
工作时间:9:00-18:00

起底“饭圈”潜规则:氪金、做数据、搬家“博鱼体育app不花钱就不是

来源:未知日期:2021-09-01 浏览:

  这些曾经炙手可热的顶流,曾经可以以一己之力让整个微博的服务器宕机,但当超话消失,影视剧下架,微博榜单取消,他们曾经存在的证据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明星的坍塌越是迅速,有些问题就越需要追问,是谁,用怎样的方法塑造了这些曾经看似完美但实际却劣迹斑斑的偶像?

  15天的相处中,凤凰网《风暴眼》学着与他们一起转发点赞明星代言品牌的微博、在超话发帖评论水积分、购买明星站子出的cp周边......实时观察控评的“数据女工”、上班族、未成年等群体如何追星。

  为了更进一步观察粉丝这个群体,凤凰网《风暴眼》在微博上定位了天府少年团,试图加进他们的粉丝群,在入群审核时,却因为没有回答出“席海峰多大了?生日是哪天?”这两个问题,而被拒之门外。

  深入卧底饭圈的15天里,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在高效的数据时代,“追星”早已不是人们曾经想象的自发的、散漫的简陋模式,而是进化成一个分工明确、组织森严的精细化产业链,“氪金”、“搬家”、“做数据”,环环相扣;粉丝、粉头、站姐,各司其职,一切秩序井然。

  但是,这种井然的秩序造就的却是更多的混乱——粉丝对骂、粉头圈钱、缺乏监管又让每个和商业有关环节都充满了利益熏心的寄生虫。

  吉祥一一列出衣服、鞋、洗发水、口红等物品,粗略算来有几千块钱,这些都由她爱豆代言,是她追星路上的勋章。

  追韩团的一年多时间里,吉祥渐渐被培养起了氪金的习惯,“韩娱真的很会圈钱,现在内娱圈钱那一套全是照搬回来的,什么都要看销量,也就是数据,国内最早应该就是帝国(TF Boys)那个公司兴起的。”

  “比如一张团体专辑的售卖,团队会为每个爱豆开专人链接,第一天如果爱豆A的链接卖了40万,第二天B的粉丝肯定不会让自家爱豆的成绩低于这个数,所以就越来越卷。”

  根据《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未成年网民参加粉丝应援比例达到8%,近15%的“00后”粉丝每月为追星花费5000元以上。

  在饭圈女孩们眼里,氪金是追星的标配。“不花钱就不算追星吧?”在她们看来,如果不花钱,最多也就算是“好感路人”,而非“粉丝”。

  除了引起队内销量的攀比之外,品牌方还擅长胡萝卜吊驴的戏码。他们会设置几个目标,每达到一个目标解锁一个福利,可能是爱豆的周边、可能是买下app开屏宣传爱豆、也可能是爱豆线下见面会的名额抽奖。

  所有福利里,吉祥最喜欢各类app开屏或者商场大屏是自己爱豆,“我就喜欢他在人群里光芒万丈的样子,即便我知道只在我眼中。”

  此外,豆瓣专组会统计各个明星代言、专辑等的销量,“其中混杂着大量职粉带节奏,他们会大庭广众下diss你的爱豆人气差、销量低,说你们怎么那么垃圾,换了你能忍吗?”

  虽然氪金,但吉祥不太支持后援会集资的行为,“这种集资终究是缺少有效的监管,我追星这么久,见过太多后援会卷了粉丝集资跑路的事情,除非数额特别巨大的,一般报警根本找不回来。就算没跑路,这其中可操作的空间也非常大,粉丝根本没有办法去验证后援会买的应援物品成本价与实际公布出来的有没有出入。”

  不仅资金安全得不到保障,在吉祥看来,内娱集资后的资金流向也很没有意义,很多时候集资的钱都拿来给爱豆参加活动的节目组送礼了,什么金子、翡翠、椅都不在话下。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德艺双馨”一向是艺人们所追求的最高境界,而做公益则是达成最高境界的必经之路。

  某公益组织内部人员水木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从2017年开始,向其公益活动进行捐款的明星粉丝团已超百家,他们大部分通过公益筹款平台如微公益等进行捐赠,也有少部分直接转账。

  比如越来越多的粉丝团争相捐赠希望小学,但实际来看,很多地方现如今缺的并不是学校而是老师,这种情况下,你捐一所我捐一所,一股脑地捐,实际效果是打折扣的。

  此外,很多地方瞄准了粉丝争着做公益的心理,有时候会拿一个价格比较夸张的项目主动联系粉丝团,似乎认定粉丝“人傻钱多”会为此掏腰包。

  水木坦言,曾经也有考虑过邀请明星给他们组织的项目做大使进行宣传,但是越来越多的明星“爆雷”,让他们认为“风险挺高”。

  周四早上8点45分,闹钟响声将小米从睡梦中拉出。作为一名大一学生,她这学期课不算多,周四早上没课时,她会睡到中午才起。

  之所以会一反常态,是因为九点整自己的爱豆要发新歌,爱豆所在超话的主持人早就确定了几套文案供粉丝选择,只等九点一到,粉丝就涌进各个音乐app将文案复制粘贴到评论区。光评论不够,还要点赞爱豆相关评论并在其他评论下面评论。

  小米粉的爱豆在娱乐圈算是三线,被小米称之为“小糊豆”。粉上“小糊豆”让她非常有参与感,“顶流也不缺我一个,而糊豆只有我了。”

  “现在做什么都看数据,互联网上还能有比数据更直观表现爱豆人气的吗?金主爸爸也清楚数据掺水,但连为爱豆努力的心都没有,谁会相信粉丝能为了爱豆氪金。”

  “我最开始申请进群的时候,有个问题是我爱豆某一日的机场,直接把我给问懵了,我听说其他人有被问过我爱豆的一句话在哪个节目说的,这种不是名场面的细节,就算我们是真爱粉也很难注意到。”

  有控评任务时,管理会在群里轮播链接。每当这种时候,小米就会点进链接,把爱豆相关的评论赞上前排,这样其他人在点进微博时第一眼就是自己爱豆,自然就起到了宣传作用。

  “点赞也是有讲究的,首先一定要关注这条微博的博主,其次优先点赞带图的评论。这还不算完,点赞也分为外赞内赞,点赞当条评论的是外赞,点赞当条评论下的评论是内赞,点外赞就行。”

  在饭圈秩序越来越清晰的今天,控评对象也有大致范围。小米喝着爱豆代言的酸奶产品介绍,首先是品牌代言方和参加演出的节目组,“要让金主爸爸看到我爱豆是有排面的,他的后面站着千千万万个我,这样直接证明爱豆的带货能力和人气。”

  微博养号劳心劳力,每天要坚持发布15字以上的博文配合九宫格照片,关注共青团、人民日报等正能量官博并与其积极互动,以及做微博上的公益任务。

  为了让爱豆超话排名靠前,有些能发超话的小号还要每天签到发帖评论赚积分,攒到一定程度再投给爱豆增加影响力,提高超话排名。前段时间微博宣布下线超话积分制度,但小米并没有放弃做数据的心,开始积极摸索新的制度下如何帮助到自己爱豆。

  毕业后即迈入大厂,罗丹这颗“螺丝钉”被认为是部门里最达标的“佛系”青年,任劳任怨、不争不抢,甚至连空降已有两个多月的主管还都认不清罗丹的脸。

  “不吃不喝不睡,不饿也不困,高考都没这么拼过”,罗丹对凤凰网《风暴眼》讲述了她为爱豆而“活”的那段日子,而这一切,都来自于通过选秀类节目出道的爱豆的“搬家”风潮。

  罗丹向凤凰网《风暴眼》介绍称,饭圈尤为关注“微博明星势力榜”,而这个榜单往往会根据明星的综合价值再细分为内地榜、港澳台榜、亚太榜、欧美榜、新星榜等。

  为了自证偶像人气,粉丝后援会往往根据爱豆的竞争状况和自身条件,精挑细选一个最优时间点宣布“搬家”,随即开始疯狂投入。

  据罗丹回忆,粉丝为偶像自发“搬家”早已是饭圈公认的规则,但偶像亲自下场配合的,这还是头一次。

  如临大敌,“罗丹们”不敢不警惕。“没办法,前期的人力和财力都在那里摆着,前功尽弃就代表着粉丝所有的投入都打了水漂”。

  “每天睡醒,眼睛还没睁开就先摸手机,然后打开熟悉的平台,开始流水线操作,签到、点赞、评论、转发等等,一个帐号一气呵成地做完这一整套流程后,再切换另一个帐号重复。基本上,一个粉丝手里面会被分配几十个帐号,以保证最终爱豆的微博转赞评等数据能达到百万。”

  与此同时,由于规则规定,明星自己主动带正能量话题发布原创微博、评论自己的微博等,都会主动计入分数。

  于是,为了给粉丝们减轻负担,爱豆们也不得不化身数据女工,一同加入战局,甚至一边感叹“疯了”,一边大呼“好快乐”。

  有知乎网友评论称,它们有的或许真的有含金量,有的或许只是注水的无意义榜单,但只要存在排名,就有调动粉丝行动的可能性。“因为粉丝追求的一切,其根源都是一种精神胜利”。

  “在当下那个阶段,‘搬家’确实能直观展示明星的人气,让人有成就感和满足感。但搬成功后呢?整个娱乐圈里,我爱豆仍然是个小糊豆,但每一次‘搬家’的成功,都让我觉得他离最终胜利更进一步了。”

  但粉丝们仍然乐此不疲,甘之如饴。用罗丹的话说,“虽然感觉那一个月时间像是被数据绑架了一样,但这就是一个合格的粉丝应该做的事,爱他就要给他最好的,这是一种信仰。”

  除了罗丹外,一位曾在饭圈“搬家”风潮初期参与过某选秀偶像“搬家”的粉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搬家既费钱又费肝,“当时送花消费金额较大,不是我们主攻方向,我们通过大量小号转赞评刷互动量、建刷微博群刷阅读量,整个搬家下来花了41万,买小号花了32万”。

  而为了让粉丝意识到“搬家”的重要性,小黄称后援会还有人做了直播讲解,主要是关于从新星榜搬到内地榜能让偶像被更多人(金主)看到,有机会拿到更多资源、培养粉圈做数据的氛围和习惯,以及如何做数据等等。

  苗苗是一位初级站姐(运营和管理偶像的网络粉丝站的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还没做到收支平衡。

  站子是明星形象传播中的重要节点,能够全方位地挖掘并放大明星的魅力点并向粉群传播,一些圈子里的“神站”,能用图片讲出故事,让明星的美好形象更加鲜活。

  “站姐、代拍(代替拍明星照片)和私生(喜欢跟踪、,影响明星私生活的粉丝)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有良心的站姐、代拍会根据明星的公开行程决定自己的行程,但也有一些人为了盈利,会从黄牛那里买明星的私下行程,只需要打包一份明星的身份证号,就能通过身份证号查到明星的行程。

  凤凰网《风暴眼》添加其中一位贩卖身份证号的黄牛,在询问是否有身份证打包后,对方表示“有”并且价格“看着给”。

  而围绕着身份证,黄牛又能提供查找明星手机号的服务,对此黄牛的“暗语”为“可以拉”,意思为:客户提供身份证后,黄牛去找人查,一般价格为50-200元。

  “身上有光”,与成年人追星不用,在孩子们的世界里,追星对于他们来说,不是消遣,而是“养料”。

  “当初喜欢上他们,是因为他们的干净、阳光、少年感,仿佛可以一眼望到底。更多了解后,又多了羡慕,羡慕几个人在一起共同努力、奋斗的感觉,那种偶像身上带来的光,让我想和他们靠的更近,也让我自己努力变得更好。”

  “从小学追到了现在,七年里,我喜欢他们身上的少年感,和他们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的真实感,他们是被光照耀着的一群人,也会是陪伴我整个青春的一群人。”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对于很多未成年的追星族来说,“和偶像一起进步”是他们追星的信条。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往往更倾向于迷恋“养成系”的偶像,“从小看到大,就像养小孩一样,见证他们从青涩到成熟,也见证自己的成长。”

  “快乐”、“力量”是,这些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对追星的最多形容,他们很单纯地“喜欢一个人”,这本是最健康的一种追星,但在一些人擅于利用之人的眼中,这却成了“致命的弱点”。

  凤凰网《风暴眼》在采访中发现,“饭圈”中确实存在大量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等现象。

  “去年,我在追一个选秀节目时,曾为爱豆疯狂集资过”,谈及当时的情状,莎莎表示,“没办法,必须得花这个钱。”

  莎莎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当时,自家爱豆正处于出道竞争的白热化阶段,超话中就会有一群粉丝密集地发帖,号召大家集资打榜。

  在莎莎看来,爱豆能否出道的决定性因素,在于钱和经纪公司。“钱越多,越容易出道;经纪公司也很重要,但最终最看重的,还是钱”。据莎莎介绍,她所关注的偶像团体,最后出道的几个人里,“唱歌、跳舞什么都不会,但就是粉丝舍得花钱。”

  而莎莎给偶像花的钱,全靠自己省,“不敢告诉爸妈”。“我身边有同学为了省钱打榜,一天只吃一顿饭,但我觉得有点过了。”

  据莎莎描述,超话中的某些粉丝,很会“道德绑架”。“他们太狂热了,以至于做出很多不理智的行为,比如骂群里的其他粉丝,因为他们没有捐钱;也会骂其他偶像的粉丝,因为有竞争关系。而且都是很难听的话。”

  莎莎承认,在当下的氛围,她确实被“带节奏”了。但如今回看,她认为那样的不可取的。“如果让偶像本人知道了,我想有点良心的人都会感到惭愧吧。”

  据《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未成年网民参加粉丝应援比例达到8%。另有数据显示,近15%的“00后”粉丝每月为追星花费5000元以上。

  这些数字的背后,是艺人商业价值的提升,是投资方、造星公司、平台盆满钵满的圈钱,更是低龄粉丝在三观仍为健全时被当做“棋子”的残酷。

  孩子母亲表示:“对方说让他充100元,孩子没多想就充值了。他就觉得孩子挺好说话的,加了微信。让孩子买什么E卡,第一次买了12张,800元一张,消费了9600元,他说会退给孩子。”

  随后,孩子又购买了24张某电商平台的电子支付卡,一共消费19200元。不仅如此,骗子还通过微信视频教唆孩子把妈妈的手机拿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按照他的要求一步步操作。

  这便是“杀鱼盘”—— 打着明星旗号揽财的骗局。而“魔抓”伸向的,大多是还没有辨别能力的未成年追星的孩子。

  7月13日,网信办发布通知,表示将严格管控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拜金炫富等存在价值导向问题的不良信息和行为。

  博鱼综合体育官网入口

  明星之间搭档合作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一些粉丝却以此为由头,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场裹挟明星、拉踩引战的“饭圈”乱战。

  赵丽颖粉丝大批账号纷纷换上写有“全体粉丝拒绝”“拒绝任何形式的二搭”等字眼的头像,以示。

  其中提出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优化调整排行规则、严管明星经纪公司、不得诱导粉丝消费、夯实平台责任等十项措施。

  长期以来,娱乐圈的“饭圈文化”、流量为王的价值观,导致娱乐圈“劣币驱逐良币”,掌握流量的资本在娱乐圈长期占据重要话语权,将“小鲜肉艺人、未成年人当做谋利工具,此番乱相治理,是否能够倒逼演艺圈回归本真、好作品迎来曙光?

  一百多年前,陈独秀曾作《偶像破坏论》,当下暂且不论这篇文章的立场与对错,单将其形容偶像的话语拎出来看,颇有趣味——

  “一声不做,二目无光,三餐不吃,四肢无力,五官不全,六亲无靠,七窍不通,八面威风,九(音同久)坐不动,十(音同实)是无用。”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